相关文章

花4万多买的大金中央空调让郭先生一家“煎熬”了1个月

三伏天一个月没空调吹是什么滋味?近日,宁波江北的郭先生反映,他们家已经一个月没开过空调,说出来都是泪!一开空调家里就弥漫农药味,更心酸的是,一个多月里他遇到了太多无力吐槽的遭遇。

睡觉像打游击,回家就受罪

郭先生家在江北,家里装修好已经一年半了,每天都在开窗通风,家里的味道基本没有。去年年底,他们搬进新居入住,因为家里人普遍怕热不怕冷,在去年冬天时基本没有开过空调。今年夏天才第一次用空调。

可是开了空调后,却发现家里味道不对,特别是次卧,有非常浓重的化学农药味。“在主卧起初闻到味道时,我们以为可能刚刚开空调有点味道,慢慢会散去。可是过了两个多月后,空调散出的味道越来越重。”

“你先感觉下没有开空调的房间有没有气味?”郭先生打开门后,让记者先去每个房间闻闻气味,他告诉记者,家里装修好已经一年半了,每天都在开窗通风,家里的味道,不开空调时是基本没有的。“你先在外面待一会,我开下空调。”郭先生叫记者在家门口待个10分钟再进去。

10分钟后,门开了走进去,明显感觉到一股化学化工味弥漫在客厅和餐厅。

再走进次卧,虽然已经破顶换了新机器,但仍有一股不正常的味道吹出。走进主卧房间,则是一股农药味。

郭先生说,他家于2015年下半年购买了大金中央空调,是从宁波茵莱斯暖通工程有限公司购买的。“当时也是听说很多人买了大金中央空调,想想大品牌应该不会错,我们还选择了大金最贵的恒温恒湿系列,花了42000元左右。去年夏天在通风没搬进这里居住,冬天几乎没开过空调。今年夏天已经用了两个多月,刚开始感觉房间里有点味道还以为是装修后的味道,后来越来越不对劲,对着空调出风口闻,空调里吹出很浓的化学和农药味气体。”

“报修一个月后,终于更换次卧空调去检测。昨天刚刚接上水管,但还是有味道。”郭先生无奈地说。

“我前段时间就和他们说,主卧有农药味,我的鼻子很灵的。”同住一个小区的邻居也直言“这个味道太不正常了”。

空调不敢开,郭先生每晚睡觉只能两台电扇对着吹,或者到邻居家住2天,用他的话来说睡觉就是打游击,回家就是受罪。

检修维权折腾一个月无果

上个月,郭先生联系了当时购买空调的公司——宁波茵莱斯暖通工程有限公司。

没想到,原来的销售副总、安装项目经理、调试人员全都离职了。

“他们公司的事情和我无关,我已经离开茵莱斯一年多了,你要找去找他们别找我。”当时调试的人和郭先生说。

更令郭先生生气的是,在购买空调一年多后,他们无意中在主卧空调出风口里放的说明书铁片已生锈,主卧次卧出风口里面,均拿出一些空调包装薄膜、纸板以及透明胶。

随后,他联系茵莱斯现在的负责人,他态度是挺好的,马上安排人来郭先生家。可是,前前后后来了几个售后维修工人,刚开始一个说鼻塞,闻不出味道,后来来的人承认有化学味道,但只是打开出风口用手机电筒照了照,根本没有拿专业检测仪过来。

再后来,总算拿来仪器,检测后说氟利昂没泄漏。

其间,郭先生不停拨打大金上海售后电话,要求上海派专家过来,客服给出的答复总是“这个情况我会汇报的”。最终,来了一个宁波的大金维修负责人。他来了好几次,每次都花上半天以上时间,终于完成了所有的排除法,他觉得排水、滤网等都没问题。

后来,他们拨打了浙江电视台1818黄金眼热线,电视台来之后,他们来郭先生家把次卧破顶了,说先把机器拿到上海检测,新的机器水管暂时不接。

“上上周五拆了一台空调走,一周多过去了,检测报告还出不来,还在流程中。夏天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不能特事特办么?”郭先生无奈地说,维权一个多月,能拍板的领导或者他要求的上海专家始终未露面。

问遍宁波难找第三方检测机构

郭先生也找过消保委等反映,可是最终也协调不成,对方甚至认为可能是他们家吊顶有问题。

既然这样,郭先生决定自己去检测!可找遍宁波,也没找到专门检测空调的第三方机构。

“我联系了宁波市质检院,他们只检测室内空气,指标也只有甲醛、苯、TVOC三个指标。即使空调有化学味或者氟利昂泄漏,混合在空气中,他们也是检测不出来的。”

“随后,我联系了中一检测、绿创检测等第三方检测公司,他们都表示,无法检测家用空调。中一检测说,他们只检测公共场所空调细菌指数。而绿创等检测公司,纯粹只检测室内空气,主要指标还是甲醛。”

他还联系了宁波市质监局、环保局以及消保委的工作人员,都被告知他们那里是不能检测空调的,他们也打听不到宁波哪里有检测空调的机构。

检测无门,真相和维权更艰难了。

在经历一次换机之后,郭先生更怀疑安装方面的问题。“看过出风口里那些杂物,我们对当时的安装已心生疑虑,要求他们检测外机和管道,但没被答应。”郭先生有疑问,会不会是安装过程中使用的材料有问题呢?

郭先生说,问题无非在安装、空调机器或者装修公司等几者之间,装修公司已经说了,若是他们的问题,他们全权负责,我们自己又检测不了空调和管道,希望大金公司来自证清白。

旧的空调机器厂家已拿去检测

随后,记者也联系了大金宁波售后维修负责人时经理和宁波茵莱斯暖通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孙总。

“我们有在协调解决这个问题,之前进行了几次清洗,包括高温蒸汽清洗,但清洗后还是有味道,我们又把次卧的机器换了新的,旧的拿回工厂检测去了,下周就可以出检测报告。”时经理说。

在检测报告出来之前,能否找到一个较好的解决办法呢?“下周我们上海的两位领导会过来,到时可以具体协商解决。”

为什么这个问题拖了这么长时间,检测报告到底要多久呢?时经理说:“主要是一开始他们是在找经销商,后来才找我们,检测报告一般是要三周,我们也一直在催,这个预计时间会快一点。”

“在检测报告出来之前,谁也不好说是哪方面的问题,如果检测结果说有问题,我们赔偿破顶包括管道安装等的费用。”孙经理说,在这之前,如果就认定空调有问题会伤害我们的品牌。